一位女老师感人故事

 
63.3K

 

 

一位女老师感人故事

值班的时候被叫起来导尿,在加护病房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这次却是个女患者,
「女病患尿不都是由护士负责的吗?」我问。

抱歉,赖医师,她的很难导,要麻烦你一下,」护士满脸歉意地说。

于是,我步入病房,床上躺着一位清秀的女病患,身旁则站着一个斯文的男士。

他一看到我就说:「医师,对不起,三更半夜把你叫起来,可是她实在是胀得受不了
了。」拿起导尿管,我试了一下,管子硬是卡在膀胱颈进不了膀胱。

我想可能是膀胱颈痉孪,这在嵴髓损伤病患中相当常见。

我立刻吩咐护士,打一针松弛剂试图使膀胱颈放松。再试一次,果然通了进去,导尿管
内才汩汩地流出近一千毫升的尿液。

「完了,这下膀胱准胀坏了,又得再费事做膀胱训练」我心想。

在处理过程中,我与他俩闲聊,终于知道整个故事的轮廓。

这对恋人,在同一所国中任教。一天,两人相约同游青翠的山谷,未料竟发生意外。女
老师失足坠落深谷,摔断嵴背,造成半身瘫痪,开完刀虽已近三个月,大小便仍无法控
制,而男老师也一直陪伴在病榻一旁。

隔天,教授查房,住院医师报告女老师病情摘要后,

教授缓缓摇摇头说:「已经三个月了,一点进展也没有,復原机会不大。」我在笔记上
纪录下这段话。

女老师的头偏向墙壁,在大伙儿将目标一向下一床病患时,我依稀听她的哭声,男老师
则在一旁轻握着她的手。

「离开我吧,我不会好的,」她说。

他坚定的摇一摇头说:「都是我的错,我要照顾妳一辈子。」

「傻瓜,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,和你无关。」她忽然提高音量。相当激动,大家,
包括教授,都转身望向他们。

「你已经请假快超过三个月了,再请,学校会要你辞职,」她激动地说。

男老师仍坚持地说:「辞就辞嘛,我教了几年书,还有一点积蓄。」

女老师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喊:

「医师,他要骚扰我,快把他赶走,快来人哪,他是个疯子,你们医院搞什么,还不把
他赶走。」经过一阵喧闹,我们只好将男老师请出了医院。

女老师復原状况果然不出教授所料,一直无法突破。

尤其在她赶走男老师后,护士说她常暗自流泪。

好几次,男老师捧着花束来,都被他高声叱喝而走。

最后一次,她扬言如果他再来就要自杀,从此再也没见过男老师了。

某夜,又轮到我值班,正在为女老师邻床的病患换药,突然听到一位中年妇人向她致
谢:「多谢妳能体谅我们做父母的心,幸亏妳深明大意,不然我那个儿子,真会为妳一
辈子不娶了。」

只听女老师幽幽地说:「伯母,志雄是个好人,愿意嫁他的人一定不少,我不能再拖累
他了。」

我这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她一定要赶男老师走。

我原以为是女老师接受不了半身瘫痪的事实──发疯了。

那天晚上,她流了整夜的泪水。

「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怕哭声吵到邻床,总是掩住口鼻哭泣,」护士说。

时光飞逝,过了一个月,她的膀胱训练终于成功,可以自己控制大小便,她的褥疮也癒
合了。

接下来的是更艰难的步行训练。

她必须大费周章的绑好两支重达两公斤的长腿支架,再撑起两根腋下的柺杖,才能挣扎
站起来,勉强地拖行。

第一步尝试便摔了一跤,幸好旁边有治疗师扶住。

她咬着牙,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…「我好想念班上的学生,」她说。

就这样,她竟也一步一步用柺杖走了起来,只是步伐还不稳,常常摔跤。

奇怪的是,自从她转到一楼运动治疗室训练步行后,倒是常瞥见有个带帽子及墨镜的男
子站在远处。

「是其他患者的家属吧,」我想。

「赖医师,你知道吗?那个女老师常在半夜到长廊练习走路」护士偷偷告诉我。「或
许,她真的可以走出医院哩」我想。

但是耳边马上又迴响出那一段话:「超过三个月,不可能復原了。」

那天晚上,不是我值班,却始终无法入睡。我索性回到病房,整理了一些病歷,好为隔
日查房做准备。

忽然我听到长廊那头响起一阵「呵,呵」声,伸头望去,只见女老师孤零零的背影拖映
在冰冷的长廊上,她正在练习走路「糟了,今天早上长廊的那一头才刚上了新蜡,中午
还有一位家属在那儿摔倒,何况是不良于行的她了。」

我的警觉太慢了,只见她摇晃一下,身体就像被砍倒的树一般,扑向冷硬发亮的地板。
「完了!」我大叫一声。

突然,从旁边冲出一个黑影,即时拉住她的衣襟。

但重量可能太重了,或者地板太滑了,两人便一起摔跤在地板上。

多亏这及时的一拉,落地的声音显比预期小多了。

[志雄,你这又何苦。]长廊尽头传来这句话。

我急忙赶过去,差点也摔了一跤。

只见散落一地的柺杖、帽子、墨镜和地板上那对苦命鸳鸯。

「你们不要紧吧,」我一边检查有无外伤,一边问她

「不要紧。」女老师挂着泪珠的面庞第一次出现笑容。

「医师,去跟教授说,我一定要走出去!」女老师握着男老师的手说。

之后,病房内又看到他们形影不离地做復健。

隔不久,我被总院调到外地支援,回来时,女老师已出院。

不知是哪一天,阳光悄悄洒满了长廊。我相信自己一定是眼睛花了──她们竟向我走了
过来。

女老师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说:「赖医师,我回来做检查的,一切正常。」

我楞在原地,许久说不出话来。「不用穿支架,不用柺杖,一切正常。」

「怎么可能??」

「赖医师,我们走啰。」男老师向我挥一挥手,女老师也向我说了一声「再见」。

「不,不要说再见,」我笑着大声回答,顺便撕掉那一页记着「超过三个月不可能恢
復」的笔记。

祝福妳,我亲爱的朋友。

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,有人可能经过一次打击之后,就一振不起,但是亲爱的朋友,希
望你也会和文中的她一般,不被现实而打败,毕竟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中。




每封信都代表一份缘的传递.......
看信是一种幸福、它代表你有空闲..
没空看信也是一种幸福
它代表你有比看信更重要的事忙着..





相关阅读
   
午夜聊天直播间网站 ,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,真爱旅舍ut聊天室 ,视讯美女,台湾真爱旅舍聊天室,live173影音live秀-免费视讯,台湾色情视讯聊天,免费视频裸聊网站 ,台湾视讯聊天网 一对一真人视频互动 裸聊,影音视讯聊天室
影音视讯聊聊天室,live173影音live秀-免费视讯,UT173视讯聊天UT网际空间聊天 ,真爱旅舍ut聊天室 ,85st街宅男正妹论坛,影音视讯聊天室,真人美女视讯直播 ,真爱旅舍ut视讯聊天室 ,祼聊视频,真人裸体陪聊,美女裸聊包射,午夜视频聊天,台湾真爱旅舍聊天室